树瑶风树瑶风树瑶风

穿书之被小黑莲算计了第3章 公子是来拆家的?全文免费阅读

穿书之被小黑莲算计了第3章 公子是来拆家的?全文免费阅读

"白公子,这里就是我家王爷住的地方,您跟我来。"钱管家指着一座山道。

白恩赐望着眼前这一座山,心想:住在山上的一般都是谪仙,不愧是白月光美人。

白恩赐跟在钱管家身后,忍不住问:"钱管家,王爷一直没有醒来吗?"

钱管家叹了声气,道:"王爷昨天醒来了,可没多久又晕过去了,哎,想必是受伤太重了。"

听此一言,白恩赐心中染了一片忧愁,要说少年是为了救他,才受的伤。都已经三天了,人奄奄一息,好似这盏美人灯随时会灭。

白恩赐心肠再硬,也不会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坐视不管,所以,就主动过来照顾恩人的饮食起居了。

二人聊着,就到了山顶,迎面是一座大院子,围墙外为两扇老旧的木门,上嵌着石头匾,外凿"人间"二字,内凿"仙境"二字。

合起来"人间仙境"

进来院中,里面有两扇威严的大门,推开门为一带水池,玉石砌岸,里面碧浏清的水流,浮着几朵水粉菡萏。

白恩赐掀开屋子湘帘,只见一张拔步双月洞床上,挂着淡白色的绣线软帘,隐约能见被褥凸起的细小一条人形。

心中泛着心疼。

东面的大窗挂着秋香色软烟罗纱幔,透过稀稀疏疏的微光来。地上铺的都是细软的米色毛毯,西面的墙是海棠花槅子,认真说其实不是墙,只是一面镂空窗扇罢了。

山上的院子不准其他人进来,钱管家引路来时,交代了几句就匆匆离去了。所以,院子里就白恩赐和夏玥二人。

白恩赐进房间时,少年还未醒来。他蹑手蹑脚来至床边,只见少年面如枯槁,肌肤像抽干了血般,白得没有其他杂色。

钱管家走得太匆忙,没给白恩赐安排住宿,现在他还拿着个包袱。眼前少年还昏迷不醒,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,只好坐在床边地毯上,欣赏少年姣好的面容。

少年早就醒了,装睡罢了。以为青年进来会随意逛逛,哪知坐在床边盯他。

怪不好意思的。

青年目光太过灼热,少年颇有些扛不住了,只好半启眼波,气若丝游道:"是钱管家吗?"

白恩赐正在一瞬不瞬欣赏少年的脸,见他嘴唇翕动,似有醒来之态,忙贴耳朵过来,轻问:"你说什么?"

少年又有气无力说了一遍,青年方才听清,回道:"不是钱管家。是我,白恩赐,我来照顾王爷了。"

闻言,少年伸出冰凉的手,拉住白恩赐,急切地问:"是你吗白公子,你有没有受伤?"

动作幅度太大,扯动了右肩伤口,疼得"嘶"了声。

白恩赐忙扶住他,蹙眉道:"我没事,王爷,你注意伤口。"

少年笑了笑,顺势倚在白恩赐怀里,"白公子没事就好。"

软香玉在怀,少年体香若有若无飘进鼻尖,白恩赐手足无措,面露窘态,"……草民能平安无事,都是王爷舍身相救,若不是我,王爷也不会受伤……"

越说到后面,白恩赐声音越小,鼻音带有愧疚。少年听了他语气,颇为满意,这就是少年要的结果。

少年反过来安慰白恩赐,越发让白恩赐心中愧疚了。

就这样,白恩赐在人间仙境住下了,好听一点叫"照顾",也叫"陪伴"。难听点,叫"拆家"。

毕竟,他来的第二天,把人间仙境的小厨房烧了,熊熊大火,幸亏救火及时,不然整座山都得烧了。

这把少年吓得一愣一愣的,好久没缓过神来。

这次险冒大了。

作者闲话:

夏玥:感情你是来拆家的?

白恩赐:我就一个纨绔子弟,根本不会做这些嘛,呜呜。。。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树瑶风 » 穿书之被小黑莲算计了第3章 公子是来拆家的?全文免费阅读